/乾坤正道/MHA轰出/priest女孩/全职/APH
萌新文手
虽然懒但是坑品好
欢迎给我投喂粮食脑洞评论小心心小蓝手
是一个收到鼓励会发奋的人()

隔壁大神的正确养成方式

第十一章 我的邻居超级会撩的


01

蔡徐坤顺着生物钟本能准点醒过来的时候,还颇有几分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他刚准备抬手去拿手机看时间,就发现自己掌心正贴在谁的腰身上,暖呼呼的。不管是谁的,反正不是他自己的腰就对了,一瞬间酒后乱xing穿越重生在他脑子里过了个走马灯,然后他便一阵心猿意马,因为他意识到现在正被他掐着腰按在怀里软软香香的是昨晚赖在他家沙发上不走的隔壁邻居、他的暗恋对象朱正廷。蔡徐坤平复了一下晨起的激动,深吸了几口气缓解僵硬,稍微低下头来,他们两人现在的姿势简直就像是同床共枕多年的情侣那样,他的一只手从上面环到朱正廷腰后,把对方揽在呼吸都可以交融的范围内,另一只手则在对方脖颈处当人肉枕头。朱正廷睡觉喜欢侧躺着蜷成虾子的形状,此刻他的手正抵在蔡徐坤的胸口,右腿塞到了对方两条腿中间,左腿不羁地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平时冰冷的手脚或许因为睡着时体温升高的缘故都暖暖的,头发在枕头上蹭得稍微有些蓬松的乱,巴掌大的小脸红扑扑的,嘴唇也水水的、粉嘟嘟的。蔡徐坤忍不住偷偷咽了下口水,当做人肉枕头的那只手慢慢的弯起来碰到朱正廷的头发,先是轻轻揉了两把,然后两只手一起用力把对方慢慢的挪近到两个人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朱正廷睡觉貌似挺死的,被他连番动作也没有要转醒的样子,这让蔡·痴汉·徐坤的胆子愈发大起来,朱正廷常用的那款沐浴露是牛奶味儿的,可能是经常用同一款的缘故,这人身上也带着一股淡淡的奶味,虽然平时是闻不大见的,但这么近的距离下,这股甜味就直往他鼻子里钻。蔡徐坤偷偷摸摸把下巴抵在对方发顶蹭了蹭,再低下头抵着朱正廷额头,凑上前亲了他觊觎已久的水嘟嘟的嘴唇一口,最后把朱正廷的下巴搁到自己锁骨那,心满意足的轻轻念了声“贝贝”,这还是之前尤长靖当着他的面说了后,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坦白的朱正廷的小名。

“恩...”整个人被他揉在怀里的朱正廷迷迷糊糊地,用带着还没睡醒的鼻音的声音哼了一声,手上稍微用了点劲把蔡徐坤往外推,显然是对现在这个黏在一起的姿势有些不满。

蔡徐坤用最快的速度松开了狼爪子,在朱正廷还没完全睁开的迷茫眼睛的注视下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一下,然后他极其自然地顺着朱正廷撑坐起来的动作也起身,把对方滑到肩膀处的、显然大了一号的、昨晚他随便找来给朱正廷套上的自己的白T拉回规矩的位子后,一边起身一边说话,“睡醒了吗?没醒就再睡一会,我先去做早餐,做好了来叫你。”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厨房遁。

“......”朱正廷现在很有些头疼,他觉得自己以前一定是粉丝滤镜太重了,怎么就没发现蔡徐坤这么傻?其实在刚刚蔡徐坤两手并用把他往自己那边拖的时候他就醒了,没错,他非但不像蔡徐坤以为得睡眠很沉,反而是属于比较浅的那类人,只不过想看看对方想搞什么幺蛾子才继续装着还在睡。大约是受一直以来家庭教育的影响,朱正廷虽然看起来性格温柔内敛,但对于自己确认要去把握的东西他向来是强势出击的,之前是不对蔡徐坤喜欢他抱希望,出于避免“告白后朋友都做不成”的风险所以静候不动,自从昨晚知道对方跟自己闹半天是在双向暗恋以后朱正廷就主动踩过了朋友那条线,若有似无地惹蔡徐坤在犯丨罪的边缘疯狂试探。不过...

这可不代表蔡徐坤开了两个马甲骗他的事能一笔揭过。

朱正廷伸出舌尖舔了下唇珠,跳下床去走进浴室,不一会里面便传出淅淅沥沥的水声。

正式切开里面是黑的朱正廷暂且不表,这边厨房里的蔡徐坤虽然手还握着平底锅的柄,内心却全神贯注在大战,一边是心虚,一边是爽到,锅里的溏心荷包蛋都快煎成实心的也没注意到,直到旁边传来朱正廷软糯的声音,

“蔡徐坤,我要吃溏心的。”

才一个激灵差点把锅扔出去,朱正廷也被他吓得一愣一愣的,满脸狐疑地用“你今天没事吧”的眼神看着他。蔡徐坤再次用力深吸一口气,把荷包蛋夹到盘子里后又磕了一个到锅里,回了朱正廷一个完美地笑容,“失误失误,我再给你煎一个。”

朱正廷满意了,然后伸手戳了戳他胳膊,在他疑惑地转过脸来以后突然提起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T恤下摆,露出那双细长白皙的腿和一条同样有些松松垮垮的内裤。

蔡徐坤一口气差点又没提上来,耳根以光速变红。如果没看错的话,朱正廷身上那条内裤,应该也是他的吧。还没等他组织好语言发问,对方已经自发开始回答问题:“我洗完澡发现没有内裤,所以就穿了你的,明明我们两个差不多高,衣服大也就算了,为什么内裤你的也比我大啊,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买大一号的。”说罢还非常暗示性地看了蔡徐坤那里一眼。蔡徐坤盯着他忿忿撅起的嘴,被这位天然撩小朋友撩得恨不得原地不做人,好在最后理智把他从三年起步拉了回来,蔡徐坤嘴角勾起坏笑地弧度,“是真是假你要不要试试看啊。”,朱正廷虽然撩人成功但是也被反撩回来了,只能暂时偃旗息鼓看着蔡徐坤关了天然气在两个荷包蛋上面磨了些黑胡椒,然后拉着他的手腕把他按到椅子上乖乖坐好,再去浴室拿了吹风机过来给他吹还在滴水的头发。朱正廷一边吃早饭,一边享受准·男友的手指轻柔地穿过发丝,理直气壮又美滋滋。

吃完早饭没多久就接到了黄明昊打来的电话,正如对方所说,挂了一个晚上水之后黄明昊小朋友又活蹦乱跳的了。朱正廷挂了电话后回对面换了衣服,等蔡徐坤整理好厨房后两个人一起去接人。

黄明昊百无聊赖地坐在医院大厅里打游戏,一抬头就看到他家哥哥身边还跟着个人,顿时表情不善地开口问蔡徐坤你怎么也来了。蔡徐坤跟他不对付没说话,暗含委屈地看了朱正廷一眼,朱正廷于是也不辜负他地打了黄明昊肩膀一下,“没礼貌,前天不是答应他去参加什么舞台剧吗,今天要去看剧本顺便试一下服装,所以就一起来接你啦。”黄明昊觉得自己一届病人刚出院就挨他哥打也很委屈,小白菜地里黄的,“那你们去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你不想去啊,那你回家吧。”朱正廷无所谓地说。

“我也去?”黄明昊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狐疑地看了蔡徐坤一眼,蔡徐坤回他“爱信不信”的眼神,拉起朱正廷的手腕作势要走。黄明昊哪里肯让他占便宜,眼疾手快拽住朱正廷另一只手跟了上去,反正有什么阴谋也得去了再说。


02

虽然对蔡徐坤的皮囊有很清晰的认识,因而对与此人并列校草名号的朱正廷的相貌做好了充足准备的朱星杰,在看到来者的时候那颗属于coser看到极品美人的心还是颤抖了一下,随后便感叹这操蛋的世界,明明能靠脸吃饭的人非要靠技术吃饭,瞧瞧周围剧组里的小妹妹们,一个个都双眼放光走不动路了。他刚准备走上前打招呼,就看到朱正廷旁边另一位皮相也很不错的青年说话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

“正廷哥,前面那个哥哥长得好像《捉妖记》里面的胡巴啊。”

朱星杰:......

蔡徐坤:......

朱正廷:......

围观的剧组成员:弱小可怜无助,希望超凶的杰哥不要误伤群众。

朱星杰强忍住暴打素不相知的小朋友的冲动,面带微笑走到了三人面前,蔡徐坤小心翼翼的看了他杰哥一眼,确认他不会暴起打人后才战战兢兢地介绍了朱正廷和黄明昊,说话间还有意无意挡着朱正廷能被他手碰到的地方,朱星杰在心里直翻白眼,唾弃这狗崽子护食的德行。

朱正廷早在自家弟弟说了不该说的话之后就照着对方后背狠狠来了一下,现在等朱星杰说完自己名字之后就非常礼貌地朝他鞠了个躬,“星杰哥对不起,我弟弟刚刚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介意。”,旁边的黄明昊也跟着他哥一起老实道歉,朱星杰本来就没放在心上,这会儿摸了摸下巴也是心血来潮,“那正好麻烦这位小朋友帮我个忙吧,我们剧组还缺个角色呢,要不你一会试试呗。”黄明昊简直被天上掉的馅饼砸晕了,哪里有拒绝的,美得连他哥刚才的铁砂掌都不疼了。

黄明昊是如愿以偿了,蔡徐坤还是有点小郁闷,现在就眼巴巴指着朱星杰给他看剧本,正想开口里面化妆间就走出来个人,“杰哥,坤坤他们来了吗?”来人一头亚麻色的头发在后面扎了个小揪揪,两边留了些刘海,声音和脸都有些少年气,帅气中透露着几分可爱。

“小鬼,你怎么也在这里?”蔡徐坤惊讶道。这人正是之前大家一起直播吃鸡的、B站实况区超人气up主遛狗小鬼,同时在现实中也是朱星杰和蔡徐坤的好哥们——王琳凯。

朱星杰看着他再次在心中感叹了你们实况区真是藏龙卧虎暴殄天物,然后开口替对方解释,“他们学校放假了,就被我抓过来做苦力了,省的浪费了那一手好技术。”王琳凯那双手除了打游戏很厉害以外,化妆技术也不错,因此经常被朱星杰抓来免费劳动,也算是他们工作室的半个御用化妆师了。

“你好,你就是坤坤经常说起的正廷哥吧,初次见面,我叫王琳凯。”王琳凯凑过来跟朱正廷握手,朱正廷听着他声音觉得有点耳熟,蔡徐坤刚刚叫他小鬼也有点耳熟,还没想起来,王琳凯就松开手去跟黄明昊打招呼了。

“你叫Justin?我知道了,你是B站那个唱见吧,你的rapper很棒啊。哦我是隔壁实况区的,我的ID是遛狗小鬼...”王琳凯在那里直接跟黄明昊聊起来了,说话间朱正廷也总算知道为啥耳熟这个名字了,这可进一步证实了蔡徐坤那张马甲,他偷偷侧过头去看蔡徐坤,至于蔡徐坤,蔡徐坤都想原地反复死亡了,之前没想到他会来,只是叮嘱了朱星杰别暴露他,没想到竟然死在了王琳凯手上!他“嘎吱嘎吱”僵硬着脖子转过来,发现朱正廷神色如常地看着两位弟弟讲话,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气,然后下意识祈祷朱正廷完全忘记小鬼这人了,就算还记得也别把他们两联系在一起,因而也没看到朱正廷在他叹气时微微勾起的嘴角。

好在朱星杰看到了蔡徐坤的生无可恋即使上来救场,让王琳凯赶紧带着他们三个去化妆换衣服,看看效果。进了化妆间蔡徐坤毫无愧疚感地把还有些局促的黄明昊送到了另一个空下来的化妆姐姐手上,自己跟着朱正廷看王琳凯给他化妆。朱正廷的底子太好了,王琳凯给他上了层粉,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感觉有些白过头了,于是给他卸了之后让他重新涂了隔离,直接往上打阴影,然后稍微画了下眉毛,上了眼影,连睫毛都不用再加工,本身就又长又密的了。王琳凯在那边夸他颜真能打,蔡徐坤就在旁边直勾勾盯着他。等涂完口红朱正廷就忍不住笑了,“你一直看我干嘛。”

蔡徐坤咽口水:“你好看。”

“噗嗤。”王琳凯在旁边很不客气的笑场了。

朱正廷有些不好意思,蔡徐坤更不好意思,站起来不敢看他,跟早晨一样耳根红红的转头就走,“我去那换的衣服。”,朱正廷想也没想站起来抓住他的手,声音还是那种带着不紧不慢地糯糯的声线,“你等等我呀,我又不知道在哪里。”蔡徐坤不吭声,反握住对方抓着他的手,带着人往外走,王琳凯默默跟上他们两,心想蔡徐坤知道个鬼的衣服在哪,徒留还被化妆师姐姐按在椅子上逃跑无方的黄明昊干着急,

“正廷哥你怎么不等我!”

他哥早就见色忘弟了。


03

朱正廷本来还担心自己穿古风的衣服会奇怪,没想到上身效果出奇的好。他站在外边研究手上的毛笔,等里面的蔡徐坤换好衣服。朱星杰悄悄把他旁边的鼓风机打开了,顿时衣带飘飘如仙,把后勤的几个男生都看愣住了,蔡徐坤走出来就是这样一副“众人望仙”的画面,顿时上前强插其中破坏氛围。他摸了摸朱正廷长到腰间的假发,问他有没有看过剧本了,朱正廷没吱声,显然是同样受到了美色冲击,周围人也没觉得破坏气氛,几个化妆姐姐对着他们一阵猛拍。半晌朱正廷才点点头,还补充了一句话:“你穿这个也挺好看的。”

朱星杰在一旁拼命朝天翻白眼,很唾弃他们这种商业互吹的行为。

刚刚趁着化妆的时间蔡徐坤也翻过剧本了,显然他杰哥还是说到做到,写了个特别得他心的剧本。故事是比较老套的那一类,天策府的军爷在捉拿流寇的时候,在云锦台10里外捡到了一个青年人,对方身上的衣服虽然有被树枝划破和打斗的痕迹,但从衣服的样式、纹饰和腰间配的玉饰来看应当不是普通人,军爷把人捡回家医治一番后青年人醒了,但是由于颅内有淤血尚未完全化开,压迫到了神经,导致此人不仅不记得之前发生何事,性情也退化到了十四五岁少年人的样子,好在智力还是正常的。于是两人便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并在携手破案的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青年人的记忆也慢慢恢复。后来真相大白,这人原是万花谷少谷主,前任谷主突然身亡后,一时不设防为同门师兄喂了毒药扔出谷外,因那抛丨尸人动了恻隐之心且自己常年炼药原就抗毒性较强,并即使被军爷带回医治才保住性命。而那师兄也是前谷主暴丨毙的始作俑者,处理了师父和师弟后这人便大摇大摆地坐上了谷主的位子。故事的最后两人戳穿了便宜师兄的真面目,青年也重新回到万花谷任谷主,军爷也回到天策府继续当军爷,某夜谷主月下独酌思念故人时,却发现故人正坐在他身后屋顶上冲他笑。

“为什么你的武器就这么帅啊。”朱正廷拿过他手上的枪在手上 摆弄了几下,蔡徐坤看着他僵硬的动作有些好笑,很自然地就绕到他后面,握着他的手耍枪,还教他摆很帅的姿势,两个人前胸贴后背的,朱正廷略微侧抬起头问他这样对不对,蔡徐坤满脸笑意的看着他。王琳凯在旁边偷偷用大炮拍了好几张,朱星杰看到了叫他拍好看点今晚留着放花絮用。黄明昊出来就看见这温情脉脉的场景,拖着藏剑的大剑明里暗里想往蔡徐坤身上招呼。

拍了几张单人的和全员的照片后三个人换回自己的衣服跟王琳凯还有朱星杰道别,王琳凯在刚刚已经知道了朱正廷就是z_珍珠糖的事了,现在智商上线后行事颇为谨慎,问过蔡徐坤跟朱正廷刚刚拍的照片允许他用之后才笑眯眯挥手跟他们拜拜。

朱正廷回到家后打开电脑上围脖搜了遛狗小鬼,然后关注了他,见他果然发了今天的照片,还很小心的没有@任何人,只不过...朱正廷又偷偷点进了J_zen的围脖,果不其然看到了转发小鬼的那一条。朱正廷点了个赞,然后起身去隔壁蹭饭。黄明昊昨天收到了老妈的召唤,今天就依依不舍地告别他哥被迫回家接受爱的教育,接下来几天,他的饲养任务又被蔡徐坤接手了。


04

J_zenV:这个颜值是不是特能打,欢迎大家到时候来cj现场捧场[鼓掌][鼓掌]//遛狗小鬼V:两位主角大型虐狗现场[贴在一起摆弄天策的枪.jpg] 


TBC

今天特别甜,不甜不要钱的。

基三基本是我胡诌的,我已经A太久了,各位j3er手下留情                            

评论(14)
热度(251)
© -奶味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