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正道/MHA轰出/priest女孩/全职/APH
萌新文手
虽然懒但是坑品好
欢迎给我投喂粮食脑洞评论小心心小蓝手
是一个收到鼓励会发奋的人()

隔壁大神的正确养成方式

第十三章 我的领居恋人未满,只差摊牌


01

蔡徐坤再打开围脖的时候,新发的那条消息下面已经留了好几个评论了。有朱星杰小鬼几位知情人士发表的“你怎么知道他好像知道了”诸如此类的劝退不明所以群众的言论,也有超级浓糖他们跟评的“???”、“福西西他们在说啥?”、“kunkun哥你又在说啥”。蔡徐坤颇有些感到自己的朋友圈太狭窄了不仅没有人能够分担他的痛苦甚至个别几位不知情的连重点都抓不住,他刚惆怅地打算去打会儿游戏,右下角的qq头像就开始忽闪忽闪,是尤长靖发来的消息,蔡徐坤没立马点开看对方说了什么,而是先掏出手机给朱正廷发了条短息:考完了?回来吗?

最近两周期末停课,朱正廷把他死宅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整天腻在蔡徐坤家客厅的沙发里,穿着个宽宽松松的大白T恤和黑色平角裤,戴一副金丝边的平光眼镜,抱着他的笔记本乖乖巧巧地复习。于是蔡徐坤除了每天一日三餐的准时投喂之外,还要随时接受美色在眼前看得着吃不着的折磨。在这份痛并快乐着的折磨之下,他也不是没有委婉地提示过就差晚上睡他床上的朱正廷要不要考虑一下回自家用这种一不小心就露出圆润肩膀或是直接抱着沙发抱枕睡得把上衣蹭到小肚子上方请人免费看那大片大片的春光的姿势学习,然而每当朱正廷用亮晶晶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再用软糯糯的嗓音问“不能和你呆在一起吗”的时候,蔡徐坤就收声了,揉揉对方蓬松的头发转身去厨房给他切水果,继续痛并快乐着。然而就在他好不容易习惯这种迷之同居多年老夫老妻既视感的日常后,就在前两天,朱正廷他,突然就不来了。早起准备做早餐的蔡徐坤没有在沙发上看到理应在那儿的人,原本以为对方是在睡懒觉,谁知等到了中午饭点将近隔壁也没有传出开关门的动静,于是之前经历过高烧事故的蔡徐坤没忍住胡思乱想的心就提了钥匙去对面开门,扭开锁就和朱正廷来了个视线相交,对方正以他之前暗示地那般在自己沙发上学习呢。

片刻的沉默过后,朱正廷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拿开身上的笔记本站起身,随口问道:“是要吃饭了吗?”

“恩。”蔡徐坤还没回过神,愣愣地回了他一个字,然后又下意识开口,“你今天怎么没来我家,学习。”

“公共课考完了,专业课还是在自己家查资料比较方便。”对方似乎并不能理解他话里隐含的意思,一本正经地解释完之后就用“有什么问题吗”的眼神望着他,蔡徐坤的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脑海里过了一连串的“我家不也能查资料,你有什么不懂还能问我呢”这样的劝说词,最后却只说了句“没什么,吃饭吧”,便转身往回走。他在心中一边沮丧一边唾弃自己,先前明明希望人家别老扰乱他的心神,对方照做了,他反而又有些不开心。

等某位蔫掉的会长已经走回自己家门了,朱正廷才慢条斯理地关了临时打开的word文档,将做了一半的后期保存后,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眼睛里满是揶揄和狡黠。

这样子孤苦伶仃的日子过了两天,等朱正廷最后一门课考完之后这边的空巢弱坤终于巴巴地发了短信过去,等了片刻那边没回消息,也不知是还没交卷还是没看到,蔡徐坤终于不再盯着手机而是抬头看尤长靖发了什么过来。

尤长胖:坤哥,就你发的那个围脖,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正正啊。

X_kun:正正交卷了吗?

尤长胖:......

尤长靖真的被他气到了,想他作为朱正廷360°托马斯回旋炮炸人死的不能再死的死党,为了蔡徐坤能够早日拿下这朵人间仙子,冒着出卖基友送他早日幸福的危险来敲打这人,结果蔡徐坤张嘴就问他这种狗屁倒灶的小问题塞他一盆狗粮。尤长靖拼命克制住马上拉黑对方的手,对面也终于没再纠结交没交卷的问题开始老实给他透底。

X_kun:不知道,没敢说呢,我怕他生气来着...

尤长胖:生气肯定生气啊,换你给人这么骗你生不生气?但我觉得问题不大,生气一回事,喜欢一回事,我要是喜欢你,那我肯定就虽然生气,可还喜欢你。

X_kun:别了吧,承蒙厚爱了

尤长胖:滚好吗!要点脸吧校草!

X_kun:关键是他要不喜欢我怎么办啊

尤长靖白眼恨不得翻到天上去,先不说他作为唯一知情人已经亲口从朱正廷那里得到了确切答复,就这两人还没说开之前在几百万粉丝面前直播蜜里调油,还有朱正廷那个双标到外太空的对蔡徐坤限定原则,麻烦这两位当事人清醒一点好吗,这种骚操作我们直男玩不来的,请不要恶意揣测我们直男靴靴。

然而,这些惊天大秘密他都不能说,尤长靖好一番组织语言,继续磕磕绊绊地暗示对方。

尤长胖:会长,你清醒一点,你好好想想你们日常相处的模式,我就老实跟您说吧,有些事情我们直男是不会做的,比如什么互相交换钥匙随便串门、不好好穿衣服露胳膊露腿的、一天到晚窝在一起、搂搂抱抱牵小手、同床共枕、穿你的衣服什么的OK?

X_kun:......

按照朱正廷的性格这类消息应该是轻易不会透露出去的,因而现在蔡徐坤严重怀疑尤长靖是不是在他们两家里装了摄像头还是说天然的直觉是真实的可怕。

尤长胖:再说了就我们正正这种性格,你别看他平易近人好相处的样子,他要对你没意思眼神都不会给你一个的。

尤长胖:再再说,你们两最近那什么什么舞台剧在围脖都转发成什么样了,连我们学校论坛都上了,你觉得正正什么都不知道的概率有多大?

这句话几乎要成功说服蔡徐坤了,就在他感觉有什么猫腻打算从尤长靖这种模棱两可的暗示中套些自己猜想的事实的时候,朱正廷回他消息了:

回呢,马上到家,一会一起去超市吧,我要采购些暑假必需品回来,你开车,我楼下等你。

“好的,那我换下衣服门口见。”蔡徐坤秒回完了,也没再管要怎么从尤长靖那儿套话,一番捯饬等那边又发了个“我好了”来之后才匆匆忙忙回书桌前关了电脑,关之前给苦等半天脑内模拟了几百个如何应付蔡徐坤套话陷阱的尤长靖发了条简短的回复。

X_kun:我跟正正去超市了,有空再叙吧

然后拎起考完驾照后就没怎么用过的车钥匙出门了。

尤长胖:......

大兄弟你搞搞清楚啊!尤长靖没有丝毫犹豫的把蔡徐坤屏蔽了,心中把居然又没看清对方真面目的自己问候了两遍,最后发了条指定好友可见的朋友圈祝愿蔡徐坤越晚追到朱正廷越好!


02

朱正廷打开副驾驶门后抬头看到彼此的两个人都短暂地愣了几秒。今天的天气稍微有些微凉,朱正廷在惯常穿的白衬衫外面套了个墨绿色的dk针织背心,领口和衣摆处是三道黄白交错的条纹;而蔡徐坤偏偏恰好也随手穿了件白衬,考虑到温度有些低就加了条黑色袖口和衣摆带红白条纹的长袖针织衫。其实换做别人那便只是常见的普通学院风搭配,可放在这两位校草身上,就硬生生地和一般学生拉开了几个档次,将仅仅是款式相撞的衣服穿出了争锋相对的味道,在商场陆陆续续遇到的人群总会为这份难得一见的颜值驻足几分,多看了几眼,便莫名生出微妙的感觉,

这两个帅哥,怎么看着,穿的是情侣装。

“原味和海苔味你觉得哪个更好吃。”朱正廷手里举着两包500g装的乐事薯片转过头问在他后面推车的蔡徐坤。作为标准死宅,虽然自从有了眼前这位三餐全能邻居之后很少接触泡面了,但是垃圾膨化食品依然是他的心头好。

蔡徐坤看着已经占了一半空间的维他柠檬茶、上好佳膨化食品家族、岩烧海苔等等等等,忽视掉对方视线中渴望的“我两个都想要”,推着车子走到朱正廷身边,拿过他左手上黄色包装的原味薯片,再把他右手上的海苔味放回货架上。朱正廷不死心地又看了他好一会,见他似乎没有任何心软的样子,只好跟上,不安分的左手此刻正准备趁蔡徐坤不备再扔一包原味到车里。然而头都没有回一下的蔡徐坤突然松开推车的右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朱正廷的左手,再轻轻一拉,他已经碰到包装袋边缘的指尖便被强行隔开了伸直手也无法抢救的距离。

“......”朱正廷不舍地回头又望了一眼,有些不确定的盯着蔡徐坤的耳朵思考这人是不是故意的,然后被揣测的对象就很适时地放满了脚步,牵着对方的手稍微紧了紧,嘴上慢条斯理地轻声恐吓着:

“你再不乖,到处拿垃圾食品,我就把你放我前面看着,我搂着你推车。”

朱正廷马上变怂巴巴.gif,侧过头看了看蔡徐坤, 被握着的手主动与对方严丝合缝地贴到一起,软软糯糯地嗓音里带上了几分讨好,“我不拿啦。”

本来还想严肃地批评他这个坏习惯的蔡徐坤瞬间被击败,无奈地想要伸手揉揉耷拉下来的毛茸茸的头发,可惜空不出多余的手来,只能作罢。两个人就这样黏黏糊糊地往时蔬区走去,或许是周六傍晚的缘故,超市里的人本就不少,越往冷藏柜去越拥挤,嘈杂的人声和广播里不时在播送的本日折扣或是某某小朋友走丢了混杂在一起,蔡徐坤只看到朱正廷似乎说了什么,正要略微倾身凑近些,朱正廷没有和他牵着的那只手突然就揽过他的脖颈,淡淡的香味透过衬衫衣领丝丝钻出来,对方的嘴唇就贴在他耳边,呼出的热气激起一阵酥麻,过电一般从蔡徐坤的颈后窜到头皮,他下意识放开搭在推车横杠上的手搂住了对方的腰。

“我去那边拿一盒葡萄汁。”简短的话语落下,被捂得暖暖的那只手顺着缝隙钻出,贴着手心的后背也离开些后灵巧地钻入了人群。蔡徐坤忍不住揉了揉额头,呼出一口灼热的气息,顺着清单所示去采购刚刚拔屌无情的小朋友要求的晚饭食材。

等到从收银台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下到停车场后蔡徐坤开了后排的门正往里放买了两大袋的东西,朱正廷突然小小“啊”了一声。

“怎么了?”

“我去ck买几条内裤。”心很大的朱正廷完全没有含蓄的意思,很直白的说完之后就蹭着正好停在-1楼开了门的电梯又上去了,没给对方喊住他的时间。恰好这时蔡徐坤的手机铃响了,是朱星杰那边打来的,给他具体讲了后天cj西山居的台子所在的展厅以及集合时间之类的。蔡徐坤便慢悠悠地听他说着,一路顺着平面图找到ck去。他到的时候朱正廷旁边的导购手上已经拿了几个衣架准备去前台结账的样子,蔡徐坤看了一眼脸上就透出很明显的又无奈又宠溺的表情,正好朱星杰那边也刚好讲完,他打了个招呼就挂了电话,一边走上前一边叫到:“贝贝。”

喊完之后也没跟他说话,拦住了他身边的导购,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慢慢解释:“这个码他穿不了,麻烦给他全部换小一码。”

导购脸上的表情经历了从迷茫到恍然大悟再到迷之感觉猫腻,听过顾客要求去更换的途中还偷偷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眼神很深邃很内涵。

朱正廷没注意那边的小动作,出于奶猫恼羞炸毛的状态:“谁说我穿不了了?”

“你穿不穿得了我还不知道?听话,一会儿买回家了不能穿你还出来换多麻烦呀。”

最后朱正廷是提着一袋被换小了一码的新内裤在店里所有导购有些兴奋的“我们都懂”的目光中被蔡徐坤领走的。


03

回去的一路上朱正廷都没理他,下了车更是垃圾食品都不要了,拎着他的小内裤自顾自先上了楼,蔡徐坤心知自己今晚逗他逗过头了,也没敢继续在社交软件上骚扰对方,回家之后先是把今天采购的各种东西分门别类放好,特别是朱正廷要喝的葡萄汁放进保鲜柜里,朱正廷明天要吃的西冷牛排放到冷冻柜里,朱正廷买的一堆膨化食品放在茶几旁边的零食箱里...

当然最重要的是怎么把朱正廷本人哄回来。

等蔡徐坤思维演绎了各种哄老婆一招必胜后他已经收拾整齐,擦着头发进书房打开电脑准备时隔半月考试周闭关后直播打打游戏,刚挂进房间就被长期蹲守唠嗑的粉丝抓个正着,于是没几分钟直播间的人数就一路飙升到了几十万。蔡徐坤在频道里跟大家打招呼,顺便和弹幕聊了几句。

“玩《底特律》吗,可以啊,我本来今天就打算开这个游戏来着。”

“会做实况的,完美结局给你们做一条。”

“问我珍珠糖大大为什么不打《底特律》吗?他打啊,最近考试没时间嘛,明天他就恢复更新了。”

“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我我猜的啊。”

“不是实况吗?哦,考试时间我当然知道,至于为什么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们了。”

蔡徐坤趁着游戏开启和操作事项提醒那段时间一心二用,心情很好的对粉丝有问必答,“好了我们开始吧...”话音未落,大门处传来锁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朱正廷声线独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蔡徐坤?”,被他和还开着的麦同时收了进去。“心里有鬼”的X_kun以最快的速度关掉了电脑屏幕并自然地从书房中走了出去。

“怎么了吗?”

“我忘记今天太阳能没热水了。”朱正廷照例穿着居家两件套,头发湿漉漉的,似乎是刚在浴室被冷水浇到,神色间还有些在对他生气的别扭和一点委屈巴巴,“我来洗澡。”

蔡徐坤碰到他凉凉的脸就忍不住要大惊小怪了,推着他进了浴室,又去了对面给他取了毛巾过来。等确保朱正廷乖乖在里面洗澡东西齐全不会冷着以后他才想起来直播间还开着,重新按亮屏幕准备跟粉丝们道个歉今天不直播了,却被在线人数惊人、一层叠着一层刷过的弹幕惊呆了,整个直播间都在说着同一个话题:

有一个声音化成灰都能被实况区粉丝认出来的不敢说百分之百但八九不离十的珍珠糖大神,在实况区X_kun大神家浴室去洗澡了。

完了,忘记关麦了。蔡徐坤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这句不太妙的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下还关着门能听到隐约水声的浴室,诚恳而慎重地说:


04

“没错,我正在追你们珍珠糖大神,出于种种原因他还不知道,拜托各位直播间的朋友们千万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

无论怎样,这注定是一个信息量巨大,实况区炸锅,kun糖女孩过年的不眠夜了。


TBC

朱正廷他又坏又甜,没法不原谅他。

死亡人口回归啦!

心中希望明天能连更,看大纲和我有没有时间吧

评论(25)
热度(237)
© -奶味儿- | Powered by LOFTER